名为禾城氢征的阿瞬

阿瞬·白羊·微博他说我爱罗_禾城氢征·狂战天下第一·今天也是喜欢智先生的一天

【天赐毛毛】一发完结.END.

【天赐毛毛】一发完结.END.

.

.

.

贺天这个万年单身汉近期居然有了对象,并且自从恋爱之后,他的那群朋友几乎就没见着他的人影,生拉硬拽着拖着他参加派对,这家伙也是提早离场,说是整个魂儿都在他的恋人身上都不假。

“他简直和喝了迷魂汤药一样。”见一忧心仲仲的如同丢了傻儿子的老母亲,“不会被人骗了吧。”

祁放闻言不禁呵呵笑了两声,他站在吧台前细细地擦拭着一只玻璃杯:“据我这些年对你们的了解,贺天应该比你精明。”

“这可不一定,毕竟我从初中认识贺天,就没见过那家伙和谁谈恋爱,没经验被人牵着鼻子走很正常。”见一一本正经地说着,他半躺在沙发上,一手拿着装满杏仁的玻璃碗,一手丢起一颗杏仁,再伸着脑袋将其稳稳地接住。

坐在一旁正在看着英文报纸的展正希抬眼瞥了他一眼,不冷不热地说道:“小心呛到喉咙。”

“虽然我觉得没什么可担心的,但贺天那家伙真是有点过头了。”祁放将擦拭干净的玻璃杯放回在摆架上,满意地环视了一圈干净整洁的酒吧,“他都快半个月没来这儿了。”

这所名为“萝卜花”的酒吧是他们四人三年前集资开张的, 他们谁都不需要酒吧的收入,只是被兴趣驱使罢了,这所酒吧平时由几个靠得住的工作人员打点,每个周二歇业一天,他们四人便会来此小聚。

贺天已经缺席了两次,说是什么要给媳妇补课,虽然说有了老婆忘了兄弟是正常事,但总让人觉得太夸张了——补课什么的,贺天的对象难道是高中生?他怎么和一个小他七八岁的人扯上关系的?

“哪天让贺天把他的小心肝叫出来吧。”见一看也没看地将玻璃碗放在左手边的桌上,碗倾斜了一些,几颗杏仁泼洒在了桌面上,“就听他念叨,见也没见过。”

“行啊,如果只是盯着贺天钱包的家伙,我们就给她点颜色看看。”祁放闻言轻笑了两声,半开玩笑地说道,“毕竟朋友一场,替贺天把把关也没错。”

一直没怎么发表意见的展正希叹了口气,他面无表情地将报纸折叠好重新放在杂志篓中:“你们真够闲的。”

.

意料之外,贺天倒是答应得干脆,说是恋人最近月考成绩不错,正巧热闹热闹,小聚的地点就简单地定为贺天的高层公寓。

原本约定的时间是中午,但见一咋咋唬唬地说好久不见可不能叫什么外卖,干脆他们几个大男人做一桌菜乐乐,于是不过九点便提着大包小包早早到访。

开门的男生让他们都愣了神。

比他们矮了一个头,明显稚嫩不少,头发眸色都是特别的珊瑚色,倒是灼眼得很。

男生紧皱着眉头迅速地打量了他们几眼,拉开门退后了几步:“来得还真早。”

男生没有理睬走进玄关的见一等人,径直走回了贺天的卧室。

“卧槽这小子,连个招呼都不打。”见一压低了声音,用胳膊肘捅了捅展正希,“狂得很啊。”

展正希皱了皱眉没有应声,他刚刚瞥见男生身着着黑色的睡衣,看那大小,显而易见是贺天的。

“都同居了?贺天可以啊。”祁放换上客用拖鞋,将手中提着的一大袋蔬菜瓜果放在餐桌上,一边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掩着门的卧室,“好像真是个高中生……”

“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三人正说着话,贺天从卧室中走出,他裸着上身,有些不悦地看着坐在客厅里的三人,一手轻轻关上了卧室的房门。

见一冲他吹了个口哨,半开玩笑半讥讽道:“怎么现在看我们这么老大不高兴的,还真是有了老婆就丢了兄弟啊?”

“我不是说了吗,最近给毛毛补习,我没时间去酒吧。”贺天径直走进浴室,心不在焉地拿着牙刷看了几眼自己这几个朋友放在桌上的食材,“你们怎么买了这么多菜?正巧准备让你们尝尝毛毛的手艺,这下可省事了。”

“那小子会做饭?”见一这下可坐不住了,人都是先入为主的,他原本觉着贺天的对象多半不是什么好人,还想着如果真有什么猫腻,自己一定要把兄弟拉出“深渊”,但此时贺天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他不知道把之前的念头抛到哪儿去了。

见一正了正脸色道:“我的嘴可是很挑的。”

“你挑个屁。”祁放丝毫不给面子地拆了他的台。

他们都是有钱人家的背景,对各种食物味道的挑拣自然多多少少都有一点,但见一可是个例外,比如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的几大可怕食材,他都能说出好吃两个字。

.

一顿饭菜摆上桌之后,见一等人对于贺天为什么在这些天寻不着人影都有了些明白。

被浸过蛋液的炒饭泛着金黄的诱人色泽,虾仁和贝类赋予了饭食鲜美的气息,饱满微甜的绿色豌豆更是给海鲜炒饭加了分,最上层铺洒着嫩熟的煎蛋,用餐刀划开,整盘炒饭顿时被破开的煎蛋包裹了。

配菜荤素搭配,大到包了土豆小西红柿的烤鸡,小到盘子边做点缀的雕花蘑菇,每一样都是色香味俱全到没什么可挑剔。

“小红毛,你是学过做饭吗?”见一尝了一口那盛在汤盅里的土豆汤,原本以为不过是如同的汤品,喝上一口都能够尝出不一样的鲜美,他意外地挑了挑眉,“这汤里是加了些什么吗?”

“加了一点奶油。”男生似乎是早已习惯了被夸赞做菜的手艺,面上也没什么喜色,“自己琢磨的,厨艺这种事需要天赋,这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这一天过得还算热闹,虽然贺天的小恋人只是草草说过自己的名字便坐在一旁打起了电脑游戏,但明显并不待见贺天的这几个朋友,大约也是相隔个七八岁,有代沟。

“贺天,没想到你喜欢闷葫芦。”祁放小声地打着趣,“不过这小孩是挺有意思的。”

“他只是懒得理你们,和我可不一样。”贺天颇有些得意,他看着自家恋人的后背,满面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见一做了个呕吐的表情,摊了摊手掌:“本来我们还以为你找了魔呢……对了,你是怎么老牛吃到嫩草的?”

贺天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眨了眨眼睛笑道:“天赐毛毛。”

闻言祁放和见一一同翻了个白眼:“别卖关子了,还是不是兄弟?”

“……我到底为什么要向你们报告我和我媳妇的爱情故事?”贺天摆了摆手嫌弃道,“是我在酒吧后门的巷子里捡到的小奶狗,天时地利人和,不是天赐是什么?”

细节方面贺天并没有同自己的好友们诉说,恋爱的整个过程本身就是只属于两个主角的,他觉得没有什么告诉别人的必要。

他家那位小男孩叫做莫关山,是个高二学生,其实他们两人的相遇,不如说是有些搞笑更为准确。

莫关山背着黄色的书包,提着一个装满小广告贴纸的塑料袋,从酒吧后门出来透气的贺天正点燃一根烟,抬起脸便看见了正撕开一张贴纸,准备将小广告贴在他们酒吧墙面上的莫关山。

“小子,一边贴去。”贺天叼着香烟,一声呵斥让正在做小动作的莫关山下意识一颤。

“……”回过头便瞅见了高大的男人正笑着盯着自己,莫关山没有立即跑路,反而一个箭步走来,将手上那已经撕开胶的小广告重重地拍在了贺天的外套上,“你管的还真宽,大!叔!”

耍个把戏便准备溜之大吉的莫关山没想到男人的动作会那么迅速,他被贺天提溜住了背后的衣领,像个小鸡仔一样被提了起来。

之后的事情,总结一句话就是——这两个不同年岁的男人,结结实实地摔进了恋爱的蜜罐里。

.

贺天有些后悔将莫关山在自己的那几位“狐朋狗友”的面前露了像。

想要获得一个人的好感,果然胃都是软肋,莫关山的一桌菜,打消了见一等人的疑虑,也让他们逮到机会,就想往贺天的家里钻。

“有美食不吃的,那都是猪头三。”

见一和祁放铮铮有词的模样,让贺天想把他们的鼻子都打扁。

来来往往几次,莫关山便也和他们熟识了,话便也多了起来,嘻嘻哈哈地打成一片,贺天在吃味的同时,但也不得不承认挺高兴恋人慢慢融入了自己的生活圈。

日子一晃就过去了将近两年。

莫关山的毕业典礼,他们四人都去参加了,在那一晚,在十岁之后就没有再收过礼物的莫关山,得到了来自四人的礼物。

“毕业快乐啊,小红毛!”见一搂着展正希的脖子,笑嘻嘻地对着莫关山摆了摆手。

“我想吃糯米鸡腿。”祁放在一旁毫不脸红地提着菜单,结果被贺天重重地踩了一脚。

贺天一把搂抱过莫关山的腰身,带着他往前摇摇晃晃地迈着步,低着头轻轻咬着他的耳朵,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问道:“毛毛,今天开心吗?”

“当然开心。”莫关山难得的直白,他略微昂起头去看紧贴在自己身后的贺天,开玩笑道,“虽然祝我毕业的是你们这群老头。”

话音未落,莫关山便顺势抬起了脸,蜻蜓点水地亲吻了一下贺天的嘴角。

“谢谢你的礼物,大叔。”

莫关山已经在第一时间拆开了贺天的礼物,那是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宝蓝色的绒布盒子里装盛着一枚戒指。

“未来的预定。”贺天笑着低下头,将回吻轻轻地印在莫关山的额头上。

天赐,是双方的。

.

.

.

END.

食用愉快.

评论(15)
热度(698)

© 名为禾城氢征的阿瞬 | Powered by LOFTER